•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案剧本

电影《15分钟战争》解说文案

作者:   来源:   阅读:103   评论:0
  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是不是没有机会直面战争,时局动荡,世界正邪交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经济危机和持久冲突的大环境下,恐怖分子以袭击欧洲和中东地区为主。
  1976年,法国最后的殖民地——吉布提,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地方,它紧邻着索马里,街上到处都是贫苦的百姓和盛气凌人的军人,看似平静的湖面下却暗藏着急流,这天早上孩子们像往常一样坐上校车,突然一群恐怖分子冲了上来,他们把孩子们当成人质,并劫持司机用校车送他们去索马里边境,一位家长看到冲跑着企图追上校车,手无寸铁的他在汽车面前显得多么微不足道,被劫持的校车沿着荒芜的戈壁滩向边境驶狂奔,天真的孩子们并不知道,他们面临的是一群怎样的亡命之徒,一个懵懂的小男孩因问了句我们不去上学吗,就被恐怖分子扇了一巴掌,脸撞到了窗沿,划了一道口子,然而流血事件这才刚刚开始,两辆军车从后面追了上来,司机一边感受的死亡一边被迫使劲的踩着油门,一场追逐戏在并不平坦的石子路上展开,蛇形行驶的校车身躯庞大,军车无法超车,一个劫匪向后面扫射,打退了紧跟着的车辆,索性只能远远的跟着,这时边境被封锁,边检军人拉起了地刺,校车爆胎失去控制后翻了车,恐怖分子命令司机向边检军人传话,一场屠杀与营救展开了较量,被恐怖分子扣押的儿童一共21名,而他们的目的,是想要他们的地区脱离法国独立,然而像这种条件法国政府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他们却受到美国军事顾问的施压,因为被劫持的校车内,其中有3名小孩是美国人,法国高层派出了代表法国政府,却是非官方的宪兵队去参与营救,格瓦尔任队长,宪兵队就是为了无伤亡干预而成立的,但是只能在我方境内执行行动,这边学校里,美丽的老师简在课堂上,怎么也等不到自己的学生来上课,在向隔壁班老师询问后,发现少了学生的不止她一个,一个不详的预感在她脑海中浮现,她开车到达边境,不顾危险,趁驻军队长不注意冲去和恐怖分子谈判,人质从21名变成了22名,宪兵队到达部队地点后简单和上级沟通,总共有四名全副武装分子,他们想回索马里,如果没有有达成他们的条件,他们第二天黄昏时分会开始处决孩子,队长格瓦尔申请前去侦察,为了防止情况变糟,他们得预先就位,这时一名恐怖分子向索马里边境的军营走去,这就意味着这群恐怖分子,很可能是索马里军方支持的,一刻也不能耽误,格瓦尔和另一个士官,在两名狙击手的掩护下出发了,因为近点太过平坦一点掩护也没有,不能作为狙击点,必须绕到大巴后面的石堆才有机会,格瓦尔不顾阻拦直接贴到了大巴车下面,这时简老师被恐怖分子用枪抵着下车方便,刚蹲下回头看见了蹩在车旁边的格瓦尔,这吓了她一跳,为了不被发现只能佯装看到了蛇,这算是格瓦尔和简老师的第一次见面,这时军方打开了探照灯吸引了恐怖分子的注意力,格瓦尔乘机跑向了后方,就在快要到达预定位置是,军方又把另一边的探照灯打开了,一下子暴露了格瓦尔的行踪,他翻身一跃滚到一个石坑才没有被发现,回到营地后,他向上级报告的他的战斗计划,就是五只步枪锁定不同的劫匪同时开枪,一瞬间消灭所有的恐怖分子,但是一旦开枪如果索马里军方回击,孩子不但会遭殃,就连局势都会上升到战争层面,这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夜晚简老师与恐怖分子老大聊天,老大说这个地方不适合她这种心地善良的女孩,简老师我只是想救我的学生,与肤色无关,与国籍无关,今天我与这群孩子同命运,而恐怖分子老大,也告诉简老师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是一名老师,他也想保护孩子们,但只是他们国家的孩子,以便有一天他们能获得自由,在这一刻,正义被国界撕裂了,这边格瓦尔在安排战斗部署,法国高层却来电通知,除非车上只剩一名恐怖分子,否则别参与战斗,然而要让三名恐怖分子同时离开大巴无异于登天,格瓦尔据理力争,回答他的只是一阵忙音,第二天一早,他们依然按原计划行动,穿过索马里边境的铁丝网,在之前侦察好的预定位置埋伏好,这时他们已经依次瞄准恐怖分子,只要命令下达,就能一瞬间击毙大巴里所有的恐怖分子,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原地待命,随着时间的推移,索马里边境集结了一组小队,和两挺MG42机枪的部队,足有60人的武装边境战士,但是来自巴黎的消息,却是索马里军方没有可疑动向,午饭时间,法国驻军派出去送餐食的士兵,在维护一个小女孩时被杀了,然而格瓦尔和他的宪兵队却什么也不能做,忍无可忍的他回到军营,再次向上级请示,上级回复他最大的隐患就是车内的老师和孩子,万一开枪引起恐慌,后果不堪设想,然而这时简老师带着之前受伤的小男孩出现了,不知是因为良知还是悔恨,恐怖分子居然同意她带着小男孩回来疗伤,简单的交流后,他们为了保证开枪时孩子不乱动避开火线,在瓶装水中下了安眠药,孩子们在喝了,被老师带回下药的水后一个个都沉睡过去,这时索马里境内出现了一辆大巴车来带走孩子,但是爱丽舍宫却迟迟不下命令,私自开枪救这些孩子,将会引起和边境索马里军队的战争,然而这些风险将会由他们承担,这由他们自己决定,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后,都主动拿起了枪,在越过巴黎驻军军官的命令后瞄准了恐怖分子,倒计时开始,大巴车内的恐怖分子应声倒下,但是枪声也引起了索马里境内部队的注意,他们立刻警觉起来,做好了战斗准备,同时有一名恐怖分子前去查看,在看到被击毙的同伴时他立刻爆发,一边质问着简老师,一边拉起抢栓泯灭人性的准备向学生开枪,几乎在同时又一颗子弹从他头颅穿过,伴随这枪声也倒在了后座上,然而这声枪响却暴露了宪兵队的位置,索马里的部队开始向他们疯狂的扫射,同时被扫射的也包括校车,这一刻孩子们的嘶喊声被呼啸的机枪声淹没,但是淹没不了的是这些英雄的决心,他们开始反击,面对犹如洪水般的子弹,他们不断变换位置,交替开火,每开一枪都有一个敌人倒下,敌人也开始向大巴车冲锋,企图抢回人质,慌乱中简老师捡起了手枪对外射击,宪兵队队员发现后立马向大巴车冲过去,成功抵达大巴后他们,和蜂拥而来的敌人展开生死搏斗,枪声砸在车体上密密麻麻,在爆炸声中敌人终于被打退了,这时巴黎驻军部队才姗姗来迟,清点人数时还是发现一名小女孩被击中去世了,老师的痛苦,宪兵队的无助和自责在这一刻被彻底放大,他们在这一刻是最孤独的,深深的被内疚和痛苦淹没,然而这些被劫持的孩子和家属,在事后从未被法国认定为“恐怖分子的受害者”,并一直蒙受余孽,一年多后,吉布提共和国宣布独立,一场本来只要用15分钟就能解决的“战争”,却硬生生的被法国高层的官僚主义,以及国与国之间的黑色交易,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因而导致了无辜生命的离去,生命理应高于一切,但在残酷的现实中那些个握有实权,且满嘴仁义道德的伪君子们,却将无辜的生命视如草芥,片中女孩的离去实在是令人惋惜,她的离去就像是一种无声的呐喊,“请别无视生命”,任何战争都是对外政治博弈,发展到不可调和阶段的产物,作为国民,我们也许有权利去质疑或抨击,但是我们依然要对那些响应国家号召,执行国家命令奔赴战场,甘洒热血的官兵们抱以最崇高的敬意,没有其他,只因以国之名、为国而战,老兵的旗帜未敢相忘,不畏战但绝不轻易言战,敬先辈愿世界和平!

标签:索马里  瓦尔  他们  分子  恐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犯罪电影《白日焰火》解说文案
相关评论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到留言板留言,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