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案剧本

犯罪电影《白日焰火》解说文案

作者:   来源:   阅读:70   评论:0
  1999年,黑龙江一处煤矿的工人们在生产线上发现了一只断手,尸体其余的部分也陆陆续续被发现,一起震惊全国的杀人分尸案浮出了水面,刚刚和妻子离婚的警察张奉命来调查这起恶性案件,死者名叫梁志诚,是一家工厂的过磅员,张首先去到了他家,他的妻子吴志贞在得知了丈夫的死讯后,哭得不能自已,难以配合调查,于是张子力只好去到了梁志成上班的工厂,在那里他得知最近有两个运煤的司机举止怪异,一般的司机都只固定往一两个厂子运煤,而他们最近跑了数十个厂,更重要的是,这些工厂都离发现尸块的地点很近,更蹊跷的是,两名司机都在前两天辞职,张子立觉得已经找到了凶手,于是带着三个兄弟一起去抓捕二人,他们在理发店内抓到了两名司机,但一名警察在掏他们证件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的枪带了出来,司机反应很快,马上就枪杀了两名警察,站在远处的张也很快反应过来,将两名罪犯击毙,而自己也受伤,被赶来增援的警察小王送进了医院,两个兄弟惨死在自己面前,出院后,张自力就消沉了下去,整日酗酒,因此也被公安局调到了一座工厂的保卫科上班,昨天他又喝得伶仃大醉,但在路上,他遇到了已经升职成队长的小王,通过王队他得知,又出现了碎尸案。他们当年处理第一起碎尸案的时候是1999年,2001年的时候又发生过一起,而如今,2004年的这一起已经是第三例了。这些案件都有着共同点,所有被害人死的时候都穿着冰刀鞋,王队推测,他们是在滑野冰的时候被杀害的,而且他们都和吴志贞有着情人关系,张自力还没能放下当年的那起案子,于是主动提出帮王队一起调查,他去到了吴志贞上班的干洗店,送了条皮裤过去洗,晚上,吴志贞下班的时候,他便开始跟踪她,可是吴志贞只是回自己家休息,并没有异常,第二天他去取皮裤,假意说掉了颗扣子,在老板缝补的时候开始了攀谈,老板说他是看吴志贞可怜才收留她,99年刚开业的时候,她就喜欢了客人的皮袄,要求赔偿28000,可是那个客人闹了几天后就没来了,再过几天,她的丈夫也死了,这时,吴志贞走了出来,往张手里塞了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不要跟踪我。张子力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当他再一次跟踪吴志贞的时候,她却敏感地发现了,马上骑上电瓶车,想要离开,张子力也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可是他的车却无法发动,这时他发现雪地里竟然有两行脚印,看来有人对他的车动了手脚,吴志贞还有着同伙,另一边,王队从洗衣店老板开始下手,他先去社区了解了老板的情况,并没有太多异样,王队却坚持要调查老板,他们很快掌握了老板的行踪,发现他有时会在自己的货车里招嫖,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先控制住了站街女,可站街女表示,老板只是让她穿着不同款式的裙子抱着她,其他的什么都没做,而吴志贞也是老板怪异癖好的受害者,当张子力再一次去到洗衣店时,老板正在猥亵吴志贞。见到有客人来,吴志贞情急之下打翻了炉子,这才得以脱身,如此锋利的边缘在她手上一道口子,鲜血淋漓,这时,一个小混混拿着毛衫要进来洗衣服,对吴志贞的态度也非常恶劣,张子力马上就把小混混赶出了店子,并且给她买药包扎,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暧昧了起来,张邀请吴志贞去滑野冰,而她也答应了下来,因为担心张子立的安全,王队也混在了滑冰的人群当中,在吴志贞的带领下,两人逐渐划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王队觉得不对劲,借口说他们还没有还冰刀鞋,把两人喊了回来,之后两人又打车去看电影,王队跟踪他们的时候,发现一辆大货车也在尾随,于是他的跟踪目标换成了货车,不久之后,从货车上下来一个男人,肩上扛着一双冰刀鞋,王队亮出警官证,要拘捕他。男人却在戴上手铐后猛地举起冰刀鞋,砸向了王队,并且杀死了她,得知王队死讯后,张子力越发现要抓获凶手为其报仇,他在王队的车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个车牌号,这是一辆公交车,上车后,他发现了一名带着冰刀鞋的可疑男子,跟踪男子到了一家餐馆后,男子发现了他察觉到危险,张子立潜入了一家夜总会,因为这里人多,光线不好,他成功摆脱了男子,并且又一次反跟踪,他发现男子在制冰厂工作,他蹲守在男子供冰的医院门口,发现男子从车上扛了一个较大的蛇皮袋下来,张子力一路尾随发现男子跑到一座铁路桥上,在运煤的火车经过时,他将蛇皮袋里的东西一块一块扔了出去,原来,这竟然是王队的尸体,眼前的男人就是碎尸杀人的凶手,他之所以将尸块洒满整个省,就是利用了运煤车,而当年他们抓捕的那两个司机,其实是冤枉的,而最有可能利用运煤车抛尸的就是过磅员,张子力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去到了滑冰场,广播寻找梁志远,果然很快就有人逃离了滑冰场,张志立也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梁志远没有死,而且是这几起案件的凶手,警方马上就选择去找吴志贞,这才不得不说出了真相,五年前,梁志远抢劫时不小心杀了人为了脱罪,他设计甲子从此开始了活死人的生活,而多年来,他一直守护在吴志贞身边,对她有意思的男人都被他给杀了,于是警察开始了抓捕梁志军的行动,在反抗逃跑的过程中,他被当场击毙,随后,警方找吴志贞要第一起案件的骨灰盒,好还给家属,吴志贞却说,她已经丢进河里了,张子立起了疑心,因为他当年看见吴志贞把骨灰盒埋在了树下,于是他去到洗衣店,向老板买下了他当年洗坏的那件皮袄,从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名片,顺着这个线索,他找到了一家名叫白日焰火的夜总会。老板娘说这件皮袄正是她丈夫的,而她丈夫在五年前被一个女人喊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证实了张的猜想,他约吴志贞出来坐摩天轮,在高空,他指着下方的白日焰火夜总会,让她坦白一切,吴志贞却还是隐瞒着真相,只是凑上来和张热吻在了一起,第二天,吴志贞化了妆,精神状态很好,她以为一切都过去了,自己能和张好好在一起,可没想到张竟然还是选择向警方举报了她,看着警察从树下挖出来的骨灰盒,她不得不坦白了。当年她因为洗坏了客人的皮袄无力赔偿,于是被要求肉偿,受不了屈辱的她失手杀了人,为了帮他脱罪,她的丈夫梁志军甘愿站出来为他顶罪,成了永远无法正常生活的活死人,最后还被她出卖害死,将吴志贞送进监狱后,张既有成功破案的喜悦,又有失去爱人的痛苦,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让他万分煎熬,只好跑去歌舞厅跳舞发泄,在吴志贞被带出来指认现场的时候,他为吴志贞放了一场烟火,就是白日之中连绽开的焰火都显得苍白惨淡,这场发生在黑龙江的惨案充满了冷峻严酷的气息,因为一件失手洗坏的皮袄,竟引出了那么多的悲剧,梁志军不惜用生命为妻子换一个未来,最后还是被出卖,吴志贞选择相信张,最后也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信任与背叛,白日里的这场焰火盛宴终有落幕的时候。

标签:吴志  子力  发现  他们  时候  
相关评论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到留言板留言,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