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案剧本

国产电影《白鹿原》解说文案

作者:   来源:   阅读:82   评论:0
  清朝末年,
  在陕西关中地区的白鹿原麦田里,
  一群割麦人正在族长白嘉轩的带领下挥汘如雨,
  白鹿原的村民世代上供皇粮,
  可当下民国政府推翻了满清统治,
  这突如其来的改朝换代,
  让白嘉轩恍了神,
  望着被官兵抢粮而仓惶的乡亲,
  横亘在嘉轩心坎上的,
  不仅仅是眼前损失的粮食,
  还有在新时代新规则面前,
  白鹿原如何求存的难题,
  时间到了公元1912年,
  在革命背景下,
  白鹿原的另一大家族鹿家迎来了喜事,
  鹿子霖成了政府委派的乡约,
  这乡约虽在地位上不及白嘉轩这个族长,
  可这官方委派的头衔,
  多少也让鹿子霖,在当地出尽了风头,
  不过,可真要是遇到事,
  还要看嘉轩的,
  白鹿原民众抗粮不交,
  嘉轩就让家里那粗豪、勇武的忠仆老三,
  带领大伙去抵挡官兵的侵扰,
  可仁厚的嘉轩,也不会白白使唤人,
  老三被抓时,
  一直抵抗民国政府剃掉自己的辫子,
  不过白嘉轩为了救人,
  他只能对政府服软,把自己变成了光头,
  老三被捕归来后,
  白嘉轩敬他宁死不从,是条汉子,
  便让儿子白孝文认老三做了干爹,
  老三的儿子黑娃,
  也就和白孝文成了兄弟,
  时光一转眼到了1920年,
  白家白孝文和鹿子霖的儿子鹿兆鹏,
  在同一天娶妻,
  与白孝文这边的顺利成婚不同,
  在县里接受教育多年的鹿兆鹏,
  居然抗拒父母之命,声称要自由恋爱,
  世界那么大,
  鹿家儿子鹿兆鹏不满足于窝在村里,
  当晚,就趁着夜色溜出了村,
  鹿兆鹏的离开,给老三的儿子黑娃上了一课,
  同样的,他也不喜欢村里的环境,
  但更令他厌恶,
  是和父亲老三一样永远摆脱不掉的下人身份,
  为了拿掉下人身份的枷锁,
  决定打拼出一片天地的黑娃,
  也离开了白鹿原,
  自此,他成为了为大户人家里,
  割麦子的麦客,
  麦客的活计的确不错,
  这雇主家的小妾田小娥,
  也当真是秀色可餐,
  黑娃一眼看上去,
  便深陷在小娥的倩影之中无法自拔,
  而偏偏这小娥也不是个安分女子,
  眼见自家的老爷已近油尽灯枯,难以成事,
  一来二去间,
  黑娃便将父亲老三给他的家传项链,
  送给了小娥,
  这也算是,二人私定终身,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
  二人在麦垛时被雇主的管家发现,
  自然免不一顿毒打,
  可二人也是硬骨头,
  面对千刀万剐就是不怵,
  雇主给了其他麦客些钱希望能借刀杀,
  可领头的麦客心软,
  就在野外放了他们,
  自此,这对亡命鸳鸯回到了白鹿原,
  二人也算是相濡以沫的走到了一起,
  可这次归来,
  也仅仅是白鹿原上噩梦的开始,
  为了打发父亲对小鹅的怀疑,
  黑娃绐小娥编了一个清白的身世,
  可这套说辞瞒不过城府较深的族长白嘉轩,
  为了稳妥,
  也为了小娥能清清白白的走进祠堂,
  嘉轩还是劝说老三,
  去黑娃之前割麦的地方看,
  弄清女方的身世来历,
  黑娃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
  内心忐忑不安,
  随即便去找了白嘉轩族长,
  希望能快点办了婚事入了祠堂,
  旦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白嘉轩似乎看穿了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
  不是黑娃所能驾驭,
  一切还要等黑娃父亲老三回来后,
  再做定夺,
  不久,老三回来了,
  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有那一身难挡的戾气,
  儿子的丑事,早在乡里炸开了锅,
  暴跳如雷的老三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害人精,
  这场闹剧的最后,
  在族长儿子白孝文的帮助,
  以黑娃和小娥暂时远离父亲,
  搬到山下的旧窑而告一段落,
  这种种的不顺,令小娥感到郁闷,
  可她眼里的希望并未磨灭,
  谁生来也不都是个苦命的胚子,
  眼下能和黑娃安心过日子,
  也就成了她唯一的夙愿,
  为了能让教育普及到村里,
  乡约鹿子霖那前往大城市的儿子,
  鹿兆鹏回到了白鹿原,
  并且在乡亲的资助下,
  在白鹿原建起了第一座小学,
  此时的鹿兆鹏,
  信仰的是GC主义,
  并时不时的将主义的理念向好友黑娃灌输,
  大字不识的黑娃似乎并没有听懂什么主义,
  但其中的"婚姻自由"和"破除祠堂"两句话,
  却让黑娃,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支持者,
  军阀混战期间,
  白鹿原的村民也不得安生,
  为保全村无,
  嘉轩只能带领大伙将麦子上缴,
  可到了一天深夜,鹿兆鹏、黑娃,
  联合白孝文一把火烧了麦田,
  就算是化成灰,
  也不能便宜了那帮吸血鬼,
  这方法也真管用,
  军阀眼见捞不到油,
  也就自然而然的离开了白鹿原,
  到了1926年,
  打击封建阶级的声音已遍布全国,
  在白鹿原上,
  鹿兆鹏建立了一个农会组织,
  农会在白鹿原上掀起一场风搅雪,
  黑娃带人砸了祠堂,烧了族谱,
  还抓了贪污腐败的一众官员,
  其中就有乡长,
  和鹿兆鹏的父亲鹿子霖,
  但,这样的光景没能持续多久,
  次年GG合作破裂,
  身在一线的兆鹏,
  更成了当时通缉的对象,
  同一战线的黑娃,也难逃厄运,
  跑路的黑娃,
  因惦念家中的小娥折返家中时,
  便被乡长带人抓了起来,
  小娥这边为了替黑娃求情,
  拿着一篮子鸡蛋去找乡约鹿子霖帮忙,
  不过这鸡蛋没收,
  鹿子霖事情也没办成,
  后来黑娃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越狱逃跑,
  可这一来往,
  鹿子霖平日里的鬼心有了发作的条件,
  趁着酒醉,
  他突然在小娥的旧窑里兽性大发,
  正当这时,
  鹿子霖却被村里狗蛋的吼叫吓住,
  这狗蛋是村里的二混子,
  他知道黑娃不在,
  就每天和发了情的猫一样,
  在小娥屋外吼叫,
  这叫声惊醒了鹿子霖,
  他给了小娥些钱后慌忙离开,
  可经这么一闹,
  小娥的心态也彻底转变了,
  黑娃离她越来越远,
  未来的希望也愈发渺茫,
  眼前的鹿子霖姑且能算一个依靠,
  路就摆在小娥眼前,
  小娥也只能就此沉沦,
  走入这条狭窄逼仄的通道,
  为了不让狗蛋骚扰小娥,
  鹿子霖便设计将狗蛋抓了起来,
  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自然要靠族长定夺,
  但白嘉轩已经老了,
  他将族长的位置传给了儿子白孝文,
  可孝文天生懦弱,
  而且如今还患上了YW的毛病,
  这也令他在乡亲面前,抬不起头来,
  但父亲那锋利的眼神,
  如刀子般指向自己,
  此刻的孝文也必须做出一点动静,
  以壮新族长的声势,
  终于,藤条挥舞在狗蛋和小娥的身上,
  孝文也终于在诸位乡亲面前,硬气了一次,
  傍晚时,
  鹿子霖殷勤的为小娥擦拭伤口,
  还时不时的在一旁煽风点火,
  激化小娥对白家的怨恨,
  经这么一折腾,
  小娥算是在心里,恨上白家了,
  再加上鹿子霖的怂恿,
  小娥决定找一个机会勾搭白孝文,
  这样便可令白嘉轩的颜面扫地,
  在白嘉轩这里,
  儿子就是自己的命,
  儿子没脸见人,
  远比自己受挫还厉害干倍万倍,
  而且,
  鹿子霖也不是省油的灯,
  平日里和白嘉轩称兄道弟,
  实际上则因为地位被压一头,
  总是暗自抱怨,
  这次,总算找到了扳倒白家的契机,
  顺利的话,
  鹿家未来,
  就是白鹿原上的第一家族了,
  小娥这边,也说干就干,
  伤好之后的她,直接约孝文来到麦垛旁,
  象小娥这般妖艳,
  村里的适龄青年谁人不爱,
  孝文也躲不过这桃花劫,
  可在孝文面前,
  有着无法冲破的关隘,
  有缺陷的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兽性爆发的边缘,
  又做回了正人君子,
  小娥还以为,
  他真是百毒不侵一身正气,
  见计划没有成功,
  也就没有好气的离开了,
  此番过后,
  小娥早已在孝文心里埋下了情种,
  一个大雨之夜,
  孝文来到窑洞和小娥诉说衷肠,
  同时,
  也袒露了自己生理缺陷的问题,
  孝文的憨傻,直逗得小娥笑不拢嘴,
  但孝文不知道的是,
  小娥的背后可是站着虎视眈眈的鹿子霖,
  不出意外,
  鹿子霖把白孝文和小娥亲密之事,
  告知了白嘉轩,
  但白嘉轩不信,
  可当他站在窑洞远方的山上,
  眼前发生的一切如晴天霹雳般,
  令他呆立在原地,
  嘉轩万没想到,
  唯唯诺诺的儿子,
  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丑事,
  思绪飞快的他,
  曾闪念想过要隐瞒眼前的一切,
  可旁边鹿子霖的声音,
  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得知事情必然外露的嘉轩脑袋一沉,晕倒在地,
  他明白自己积攒多年的名声将一朝散尽,
  晚节不保,
  在这个闭塞的白鹿原里是何等可怕,
  经此一事,
  白孝文和白嘉轩父子彻底分了家,
  各过各的自此两宽,
  而孝文也马上正大光明的投入了小娥的温柔乡,
  不再过问农事,
  神奇的是,
  此时孝文的生理缺陷竟不治自愈,
  离开了严苛的父亲后,
  他那懦弱的性格,也硬气起来,
  白孝文整日和小娥雪月风花,
  全然顾不得家里的夫人,
  家中的几间房就是孝文挥霍的资本,
  可令白嘉轩不能容忍的是,
  孝文为了花钱,
  竟将房产都卖给了鹿子霖,
  这可是嘉轩父亲置下的房产,
  把它们卖给鹿家,
  无疑是欺师灭祖,
  孝文对此,则毫不在意,
  他现在要紧的,
  就是在老爹面前证明自己的顶天立地,
  分了家也要有分家的过法,
  此时孝文的眼中,已然目空一切,
  鹿子霖的到来,
  打破了父子二人的对话,
  他还做和事佬主动替孝文说情,
  望着眼前这一个道貌岸然的畜生,
  白嘉轩活吞了他的心都有,
  可表面,还是依旧保持着平静如水的体面,
  不让鹿子霖,
  看到自己内心的凄凉投影,
  赌博吸大烟,
  很快,孝文又身无分文了,
  可只要眼前这个女人依旧搔首弄姿,
  孝文就依然自觉,自己是个人生赢家,
  不久后,白鹿原上闹饥荒,
  和外面大家你争我抢不同的是,
  窑洞里的孝文和小娥,
  则准备躺在炕上饿死,
  但是,
  小娥嘴里的一句自己有孩子了,
  让孝文那黯淡的眼神突然焕发光芒,
  为了养活自己的骨肉,
  为了一口吃的,
  孝文将自己卖给了路过的军队,
  可拿到钱的孝文竟然被军队强行带走,
  担心家中小娥安危的孝文,
  好在被黑娃的父亲老三找到,
  孝文将钱都交给了了老三,
  让他务必交给留守在家的小娥,
  老三回到窑洞时,已是傍晚,
  他将窝头递给了炕上这个饥饿的女人,
  骨瘦如柴的田小娥,
  只是啃了几下馒头,便哭了出来,
  她自觉对不起黑娃,
  能有此番光景也都是自己造下的孽,
  可她不知道,
  身后那明晃晃的冷刃将会了结自己,
  老三想都没想便向孱弱的小娥刺去,
  刀尖渗出的鲜红,
  是老三多年的积怨,
  他也终于,替全村除掉了狐狸精,
  旱灾刚过瘟疫又来了,
  村上传言,都是田小娥的鬼魂作祟,
  要造青砖六角塔,方能镇压此邪,
  可就在放炮封基之前,
  个村民的话却令嘉轩震惊不已,
  田小娥的腹中还有白家骨肉,
  如此镇压,怕是要伤了白家的血脉,
  面对这事,白嘉轩也倒干脆利落,
  一个字埋,
  哪怕是鱼死网破,
  也不能让田小娥这样的恶鬼得势,
  这之后,鹿子霖也被乡长大人带走了,
  理由是他儿子成了对头的大官,
  白嘉轩见到这一幕,
  连忙上前和鹿子霖搭话,
  可此刻的鹿子霖眼前空荡荡,
  如今被儿子带害的他,
  不需要白嘉轩的怜悯,
  说到底,
  自己还是在嘉轩面前成为了阶下囚,
  一切都只能是,
  归咎于命运使然,
  后来,在一个夜里,
  黑娃竟带领手下来到白家,
  此时的他已经靠着心狠手辣,
  成为了土匪头子,
  这次前来也是要为心爱的小娥报仇雪恨,
  他准备把气,全撒在白嘉轩身上,
  此时父亲老三猛的闯入,
  让黑娃震惊不,
  他父亲对杀死小娥一事供认不讳,
  还不断叫器着,
  让黑娃在自己身上来一枪,
  就算黑娃再怎么冷,
  也不能杀了自己的老子,
  最终黑娃将老三的一绺头发割下,
  算是割了父亲的头,
  而这一父子诀别也算是两清了,
  第二天,
  老三便被嘉轩发现,
  自尽在房梁之下,
  可怜了这一副铮铮铁骨,
  到头来也难得善终,
  影片最后,
  时间来到了1938年,
  鹿子霖疯疯癫癫的回到了白鹿原,
  可还没等嘉轩上前看望子霖,
  日军的炮弹便径直落下,
  一番炮火轰鸣后,
  白鹿原上的一切都被硝烟所掩盖,
  在白嘉轩那不知所措的一脸茫然下,
  所有的情与欲,
  戛然而止,
  电影《白鹿原》由王全安执导,
  上映于2012年,
  它改编自陈忠实第四届茅盾文学奖作品,
  小说《白鹿原》,
  麦田可真是一片神奇的地方,
  割麦之前那一片片满是黄澄澄的璀璨夺目,
  这一年农人的光景,
  也全都仰仗其中,
  可收割之后剩下的那一堆堆秸秆,
  也给麦地平添了几分荒凉,
  麦田如此人生如斯,
  土地是不变的,
  变的是人和这上头的麦子,
  能留下的,
  也只有这祖祖辈辈传出的礼法,
  可真当高楼大厦兴起时,
  土地尚且难存,
  更何况,这早该除尽的旧约,
  正如思想家斯宾塞所言,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完结)

标签:小娥  白鹿原  鹿子  老三  白家  
相关评论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到留言板留言,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