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案剧本

惊悚电影《沉默不语》解说词

作者:   来源:   阅读:50   评论:0
  大家好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部美国惊悚电影
  《沉默》
  故事发生在美国一个叫索比尔的小镇
  男主老王曾经是一个猎人
  他平时嗜酒如命
  五年前的一天
  老王带着女儿开车路过超市时
  他想买瓶酒回家
  当他买完酒从超市出来时
  车上的女儿已经不见了
  老王开着车到处寻找女儿
  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女儿失踪后
  妻子也因接受不了女儿失踪
  和老王嗜酒如命的恶习
  离开了老王与小镇上的一名警察卡尔结了婚
  从此老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的机会
  他不断的谴责自己没有做到父亲的责任
  在家庭破裂和心里上的压力下
  老王不在猎杀动物而申请了从事小镇的野生动物保护员
  老王一个人住在森林里孤僻的小屋里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巡查野生动物保护区
  阻止那些前来偷猎的人们
  偶尔也会接待镇上的学校带着孩子们来参观
  小镇上有一个废弃的造纸厂
  毒贩们经常汇聚于此进行毒品交易
  而这里也是警察重点关注的地方
  小镇上的人们都称之为毒厂
  女主艾丽斯是小镇上的一名警察
  有一天她接到同事卡尔的电话
  让她去毒厂领她的弟弟小布
  因为小布涉嫌参与了一场斗殴
  被卡尔逮捕了
  来到毒厂
  艾丽斯向卡尔询问了弟弟的情况
  最后卡尔告诉艾丽斯监管好自己的弟弟
  否则总有一天会给艾丽斯带来更大的麻烦
  车上艾丽斯关心的问着弟弟发生了什么事
  弟弟习惯性的不断压着手指
  而艾丽斯告诉他能不能把压手指的习惯改掉
  接着艾丽斯问弟弟身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弟弟说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和别人发生争执
  被别人打了
  就在这时艾丽斯接到了警局的通知
  告诉她小镇的巴克湖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艾丽斯驱车来到案发现场
  受害人是一名少女通过初步判断
  死者大概是一周前被人杀害后抛入河中的
  艾丽斯在仔细的观察后
  还发现死者喉部有一道缝合的伤口
  随后艾丽斯在案发现场周边展开了调查
  在树林中
  艾丽斯发现了带着血迹的脚印
  树上还有带着血迹的手印
  接着在案发现场不远处
  警察在一颗小树上找到了一把弓箭的箭头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
  死者在生前曾被人当成猎物追杀。
  另一边老王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到小镇
  张贴女儿失踪的寻人启事
  他把寻人启事夹在每部经过小镇的车上
  就是希望这些人离开小镇后
  或许能在别的地方见到自己的女儿
  老王忙碌完回到森林的小屋时
  遇到了自己的前妻和卡尔
  妻子告诉老王
  她和卡尔想给女儿办一个葬礼
  女儿已经失踪了5年别再抱有幻想
  可老王坚持不同意举办葬礼
  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还活着
  无奈之下
  妻子只好把法院的死亡证明申请表交给老王
  告诉老王如果想通了就在上面签字
  法院就会出具死亡证明书
  老王想都不想就把申请表揉成一团丢了。
  晚上喝醉后的老王躺在沙发上休息
  他被电视里播放的声音闹醒
  迷迷糊糊中爬起来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少女被害的新闻
  看着新闻里的内容
  老王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恐慌
  他感觉被害的少女就是自己的女儿
  于是马上去警局找艾丽斯。
  回到警察局
  艾丽斯把收集到的箭头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这时她突然发现箭头有隐隐约约的字迹
  随后她用手电扣在箭头上
  通过手电的光照
  发现了箭头里镶嵌着两个字母
  查看完证物后
  艾丽斯来到弟弟的住所
  想知道弟弟在毒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弟弟拒绝了艾丽斯的问题
  接着姐弟两聊起了小时候的事
  艾丽斯一直很内疚
  在弟弟小的时候没有把他接过去和自己生活
  从而让弟弟饱受了童年的阴影
  弟弟对艾丽斯说
  如果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你会怎么办
  艾丽斯很惊讶的看着弟弟
  她预感到弟弟可能已经跌入了犯罪的深渊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间门
  艾丽斯起身打开了门
  原来是老王
  他告诉艾丽斯
  新闻里播放被杀害的少女
  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希望艾丽斯带他去警局看看
  来到警局法医打开袋子
  而老王看到的受害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第二天
  老王捡起了当初扔掉的死亡证明申请表
  打算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时老王养的一条牧羊犬
  在小屋的监控室里不停的叫着
  老王只好放下笔出去看看
  结果监控视频里
  出现了一个身穿吉利服的蒙面人
  他手里拿着弓箭在林地里穿梭
  正当老王感到疑惑时
  监视器被蒙面人用手破坏了
  老王预感到可能又是来偷猎的人
  于是他拿着枪
  开着车准备前去阻止
  来到林区
  老王看到了被破坏的摄像头
  而林区四周却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影
  老王只好对着空旷的林地
  大声的警告对方
  告诉对方这里是野生动物保护区
  不能再这里狩猎
  赶紧离开这里
  可对方并没有回应
  就在这时
  突然从树林里射出一只箭
  老王正好回头巡视了一下
  及时的避开了这次攻击
  老王对着射箭的方向猛开了几枪
  直到子弹打完
  然后跑到一棵小树后面藏了起来
  结果还没等老王反应过来
  又被对方一箭射中了肩膀
  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
  老王只好仓皇逃离
  在逃离的路上
  老王看到一辆皮卡车
  他下意识的判断出这部皮卡车一定是蒙面人的
  于是他在皮卡车上用钥匙做了一个X标记
  回到小屋
  老王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后
  来到监控室回放了整段录像
  想查出蒙面人的意图
  结果他看见树林里一个女孩在仓皇的逃窜
  而蒙面人正在追杀女孩
  于是老王全副武装
  带上了充足的弹药
  准备去营救女孩
  来到林地
  蒙面人并没有离开
  而是潜伏着等待时机攻击老王
  就在老王四处搜寻时
  一只长箭射向老王
  老王避开后掏出背包里的油漆丢向空中
  一枪打爆了油漆
  油漆溅到了蒙面人的身上
  而此时蒙面人只要一动就会被发现
  当蒙面人再次出现时
  老王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然而都没打中
  最后只能看着蒙面人从视线里消失。
  老王接着在树林里搜寻蒙面人
  来到湖边他突然发现
  湖边的岸上躺着一个人
  跑过去一看
  原来这个人就是视频里躲避追杀的少女
  看着昏迷的少女加上蒙面人的消失
  老王只好背着少女回到了小屋
  小镇里
  艾丽斯来到一个弓箭专卖商店
  她想通过商店老板打听箭头的线索
  老板告诉艾丽斯
  这种箭头
  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武器投射系统投掷的
  名叫投矛器
  射速高达每小时16公里
  如果用来杀人
  对方必死无疑
  艾丽斯接着问哪里能买到这种武器
  老板告诉她去毒厂找一个本地的商贩
  他叫萨姆
  专门制造和贩卖这种投矛器
  艾丽斯通过老板告诉的信息来到毒厂
  打听萨姆的下落
  但这里的人
  都非常讨厌警察
  最后也没询问到有价值的线索
  正当她准备开车回去时
  一个女孩告诉她
  萨姆在小镇还有一套房子
  在那里也许能找到他
  晚上艾丽斯根据女孩提供的线索
  来到萨姆的住处
  她在地下室发现了萨姆制作的投矛器
  而此时
  警察卡尔也跟踪艾丽斯来到这里
  卡尔告诉艾丽斯
  毒厂有一个女人来警局报案
  说自己的女儿几天前和一个男人发生了争执
  而这个男人就是艾丽斯的弟弟小布
  小布对女孩动手动脚的
  邻居萨姆见状后出面将小布赶走了
  卡尔建议艾丽斯把小布传唤到警局调查
  可艾丽斯坚信自己的弟弟不会绑架女孩
  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但出于对卡尔的信任
  艾丽斯还是去找了弟弟
  她想让弟弟亲口告诉自己真相
  但弟弟并没有在房间里
  艾丽斯只好回警局
  路上她接到警局通报
  有人投诉老王没收了对方的枪支
  让她去找老王核实一下情况
  另一边
  老王背着少女回到小屋后
  房间里的牧羊犬不停的叫唤着
  当老王还没反应过来时
  一个黑影就扑了上来
  原来这个黑影就是蒙面人
  他早就在小屋里等着老王回来
  一阵厮杀后老王最终敌不过
  被蒙面人打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
  少女拿起了枪
  向蒙面人开了几枪
  结果一枪都没打中
  最后蒙面人拿着长箭
  狠狠地刺向了女孩
  回过头蒙面人正准备杀死老王时
  艾丽斯赶到了进屋后
  艾丽斯发现满屋狼藉
  少女躺在地上
  突然老王举着枪出现在艾丽斯眼前
  艾丽斯让老王放下枪
  可老王告诉她屋里还有一个蒙面人
  女孩就是被他杀死的
  正当两人持枪对峙时
  蒙面人悄悄的从艾丽斯后面出现了
  艾丽斯转身用枪指着蒙面人
  让他放下武器
  慢慢跪下
  正当艾丽斯准备上前盘问蒙面人时
  她突然看见蒙面人
  用手不停的压着手指
  这时艾丽斯心里突然预感到
  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了
  因为自己的弟弟在紧张的时候和他一样
  也喜欢压自己的手指
  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
  一边是亲眼目睹了一场凶案发生的目击者
  无奈之下
  艾丽斯转身开枪射杀了老王
  就在艾丽斯扭头告诉蒙面人快离开现场时
  老王也悄悄的逃了出去
  老王带着伤来到前妻家
  正好卡尔也在
  他告诉卡尔
  艾丽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向他开了一枪
  前妻和卡尔把老王带到了毒厂附近
  找来了警局的法医来救治老王
  而这时卡尔在毒厂也发现了小布
  于是他通知警局并成功的抓捕了小布
  警局里艾丽斯听到弟弟被卡尔抓了
  于是急忙找到卡尔询问情况
  卡尔告诉艾丽斯
  小布已经打算如实交代
  并指出想带警察去看一样东西
  来到小布指定的地方
  警察在一个谷仓里发现了被囚禁的萨姆
  原来萨姆在阻止小布骚扰女孩后
  出于泄愤
  小布袭击了萨姆
  并把他囚禁在谷仓里
  事后
  艾丽斯也找萨姆调查了箭头的线索
  萨姆告诉艾丽斯
  他做的箭头都是用桦木
  而且不会在箭头上做标记
  但凶手的这个箭头是用松木做的
  另一边
  通过卡尔的调查
  艾丽斯去老王家里的那天
  小布曾出现在毒厂
  而且有很多人能证实见过小布
  从时间上卡尔判定小布并没有作案时间
  那么蒙面人就是另有其人
  他把这个推断告诉老王后
  老王也决定放弃对艾丽斯的起诉
  于是大家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中
  经历过生死的老王逐渐感受到了生活的意义
  他决定把自己嗜酒的恶习改掉
  于是他来到酒吧
  把之前欠下的酒钱全部结清
  当老王结完账走出酒吧时
  他发现了一部皮卡车
  而这部车
  和当时他在林区里做过记号的皮卡车非常像
  为了证实皮卡车上有没有记号
  老王一路跟踪皮卡车来到一个村子
  皮卡车停下后
  老王随手拿起了一把螺丝刀下车前去核实
  他来到皮卡车尾
  擦去上面的污渍
  清晰的看到上面刻着当时自己做的标记
  这时驾驶室里下来一位老人
  老王判定蒙面人不会是这个老人
  于是故意打听老人儿子的情况
  老人回答说自己是个孤寡老人
  没有儿子
  老王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和老人闲聊
  他告诉老人
  当时开这个车的人曾经帮助过他
  他只想感谢车主
  正当老王准备离开时
  老人告诉他
  可能是住在山上的邻居帮助了老王
  因为邻居经常借老人车开
  于是老王感谢过老人后
  来到山顶的房子里
  进入房间的地下室里
  桌子上摆着投矛器和长箭头
  墙上贴满少女失踪的寻人启事
  老王也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寻人启事
  这时老王感觉到女儿可能已经遇害了
  就在这时房间里出现了响动
  老王顺着声音发现了一个手术台
  他掀开白布
  一个少女正躺在手术台上微弱的呼吸着
  而少女的喉部已经被人剖开
  里面的喉结被人取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
  老王突然被人用麻醉针扎了一下
  昏迷中他看清对方的长相
  原来这个人就是小镇的医生
  他也是猎杀了几个少女的蒙面人
  醒来后
  老王已经被带到了林区里
  医生把他拽下车告诉老王让他跑
  而自己却带上了面罩准备猎杀老王
  在逃亡的过程中
  老王把之前在车上捡到的照明蛋丢向了医生
  乘医生不注意的时候发起了反击
  老王把几年来
  所有的仇恨全部释放了出来
  一拳一拳的砸向医生
  发泄完后
  老王拽着医生问
  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女儿
  医生告诉他
  就因为当年老王酒驾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所以他要报复
  用死亡的方式带走那些女孩
  让那些不配做父母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听完后
  老王决定用自己的方式给女儿报仇
  他拖着医生来到林区捕猎的陷阱边
  打算把医生丢进陷阱里
  像畜生一样的死去
  就在这时艾丽斯也通过自己的调查
  发现了医生和老王的恩怨
  在老王的监控室里看到他们在树林里
  然后及时赶到林区
  想阻止老王
  艾丽斯告诉老王
  要用法律的手段制裁医生
  让他永远呆在牢房里
  可老王根本听不进去
  他对艾丽斯说
  要么开枪打死他
  要么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赶紧走开
  说完老王就把医生丢进满是尖刀的陷阱里
  而医生也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
  影片最后
  老王也接受了失去女儿的现实
  为女儿举办了葬礼
  而艾丽斯也默认了老王杀死医生的行为
  因为当初老王也没有投诉自己开枪的事
  本片体现出了美式电影以暴制暴的复仇方式
  让那些失去过亲人和家庭的人感到一丝慰藉
  当自己身边最爱的人被夺走时
  更让人能接受和感到宽慰的
  就是用尽手段把凶手折磨致死。
  本片到此结束
  希望喜欢的小伙伴们关注转发

标签:老王  艾丽斯  面人  卡尔  小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国产电影《吹哨人》解说文案
相关评论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到留言板留言,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